中福网彩票app邀请码

学校隆重举行现代工程技术实验教学楼开工奠基仪式
首页 > 科学研究 发布时间:2019-10-18 20:36:06
   《科学中国人》2008年第2期(总158期):能源技术(田甜、赵凯)报道:风雨兼程  向着梦想迈进――访华北电力大学能源与动力工程学院流体工程与流体机械研究所康顺教授

    康顺 陕西西安人,1955年12月生。现为华北电力大学能源与动力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流体工程与流体机械研究所所长。主要兼职有:哈尔滨工业大学兼职教授、大连理工大学特聘教授、北京理工大学兼职教授、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客座教授、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VUB)资深科学家,中国力学学会促进工程应用与产业结合工作委员会付主任委员。
    自从1984年至今,已发表论文70余篇。其中4篇在国际权威学报(ASME Journal of Turbomachinery)上发表。

   “人生的每个阶段都要有一个目标,我当工人时就想上大学,上了大学后就想出国,我出国的第一天就想到以后总有一天要回国,为祖国做些事情。” “我认为,做任何事情只要踏实努力、认真去做,总会成功的。”

                      ――康顺

    他从西安工厂里的一名普通工人起步,沿着北京理工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这条读书之路一路行来,从学士到硕士到博士再到博士后,他一步步逐渐成长为一名流体力学领域的知名科学家。
    他的研究成果曾获比利时王国国家科学研究基金会的科学研究奖――阿克曼(Akeman)奖,他本人也成为荣获此项大奖的亚洲第一人。  
    这位有着传奇般经历的人士,就是华北电力大学能源与动力工程学院流体工程与流体机械研究所所长、风能研究中心主任――康顺。 

    志当存高远 

    从不到16岁就当工人的生涯算起,在长达36年的奋斗历程中,从工人到科学家再到大学教授,康顺的人生实现了许多次跨越式发展和突破性转折,每一次前进都有质的飞跃,让旁人羡慕不已。  
    记者眼前的康顺,神态奕奕、谈吐不俗,蕴涵着学者的智慧和严谨。谈起自己的人生历程,他的语气平静淡泊,胸中却气象万千。 

    “别人都认为我的人生如同我的名字一样,一帆风顺。其实,我也经历过很多挫折,只是不轻易对人说,我每经历一个挫折后就会认真总结经验、教训。每一年的年终我都有个习惯,我会好好总结过去的一年内,制定的目标有没有达到,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该如何改进。” 康顺淡淡地说出这些话来,也许正是在这些貌似波澜不惊的话语中包含着他步步攀登、迈向成功的秘诀。 

    1971年10月,时年不到16岁的康顺在西安的兵器部203所开起了铣床,当学徒工。当工人的日子里他并没有放弃书本,只要一有时间就读书、学习,一点一点、默默地积蓄和储备着知识的力量。在当了整整6年的工人后,改变命运的机会出现了。由于康顺在工作上一直表现很好,积极努力,他被推荐上了大学,成为1976级最后一批工农兵学员。康顺就读于北京理工大学的飞行器工程系固体火箭发动机专业。在大学求学期间,他每一天都非常充实,每一天他都如饥似渴地汲取知识的营养。每晚学习后回宿舍的路上,康顺的心里都充满了欢喜和兴奋,为这一天又学到了新知识而欢欣鼓舞。大学毕业后他成为优秀毕业生,大四那年他考上了母校的研究生,学习导弹空气动力学专业。  

    1983年研究生毕业后,康顺到哈尔滨工业大学动力工程系任教。当时学校正培养年轻的骨干教师,康顺对待工作一如既往地努力上进、勤奋踏实。期间他还考上了在职博士,研究流体力学、气体动力学、空气动力学和叶轮机械三元流等理论。康顺的老师是我国著名热力叶轮机械专家――王仲奇院士。王院士于1986年申请了博导资格,康顺是他的第一个博士生。康顺读在职博士直到1989年,然后出国留学。1993年11月,博士论文答辩以后,哈工大给了康顺正式教授的资格。 

    康顺总结说:“当工人的6年,北京理工大学学习的 6年,哈工大工作的6年,这三段不同的人生中我学到了不少知识和技能,对我个人的发展有很大的帮助和提升。” “亚洲第一人” 

    1989年4月,康顺获得一个宝贵的机会,去比利时的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流体力学系做博士后研究。“当时国家教委和欧盟有一个博士生三年联合培养计划,我们国家每年派去12位在国内就读的博士生。哈工大知道这个信息以后,积极争取这个名额。留学名额确定以后,我开始做出国的准备。出国后我就读于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流体力学系,我的导师叫Charles Hirsch,他是著名的热力涡轮机专家,在欧洲和国际上都非常有名望。” 

    “Hirsch教授给我的印象是知识面很广,日常工作非常繁忙,但是工作很卖力、很辛苦。这种作风也影响到他身边的其他人,包括我。为了尽善尽美,我的博士后论文是Hirsch教授自己出钱来请专业人士给我修改英文表达上的错误。论文的内容和逻辑方面也是他亲自经过研究和推敲后,一句一句修改下来的,非常敬业。有次我和他闲谈到何时退休的话题,教授非常严肃说他还没考虑过退休之类的问题,他只考虑怎样做好目前的工作。”  

    为了能充分利用国外先进、良好的实验设备和条件,康顺通宵达旦地做实验、钻科研。Hirsch教授对康顺说过的一句话,对他触动很大,使他现在都记忆犹新:“实验的手段和实验台差不是主要的问题,上个世纪的很多大师的实验条件比现在的还要差,但一样做出了伟大贡献,关键在于要认真地做,认真地分析。”  

    多年来,康顺怀着对科学真理的执着追求的信念,忘我刻苦钻研、秉烛科学殿堂的心血与汗水终于结出了丰硕成果。康顺在留比学习期间,和导师一起共同发表了具有较高水平的学术论文7篇,其中4篇发表在本领域国际一流刊物《透平机械》杂志(ASME Journal of Turbo machinery)上,赢得了国内外同行专家的高度评价,并多次应邀出席国际学术会议。 

    1994年,康顺与导师Hirsch一起荣获比利时王国国家科学研究基金会的科学研究奖――阿克曼(Akeman)奖,奖金100万比利时法郎。康顺成为荣获此奖的亚洲第一人。阿克曼奖始于1983年,每两年一次,是世界流体力学领域的最高奖,目的是鼓励那些在应用科学基础研究中取得独创性科研成果的科研人员。 颁奖典礼开幕时,国内外很多新闻媒体,包括新华社、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还有欧洲时报等西方媒体,进行了采访,写了相关报道。《欧洲时报》做了篇特稿,以赞美的口气描述了康顺获奖时的盛况,并重点介绍了他永不满足的进取精神。《人民日报(海外版)》以人物写真的方式又着重颂扬了康顺的成功事迹,文章洋溢着对他爱国之情的钦佩与赞美。 

    除了获得阿克曼大奖以外,康顺还于1998年获得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颁发的“杰出青年”基金,以支持其关于“旋涡、尾迹与叶片更耦合的气体动力学问题”的研究。 

    除此之外,康顺其他的科研成绩更是不胜枚举,在世界流体力学领域中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他建立了适用于任意形状S1和S2流面的边界层方程和求解方法。这个方法已得到国外专家的认可; 
    他在国际上首次建立了一系列分析叶轮机械内部流动谱的拓朴法则;   
    通过对压气机叶栅实验研究,他首次发现了一些新的流动现象,并独创性地对这些复杂的流动结构予以科学描述; 
    通过对直列压气机叶栅流场的数值研究,他首次揭示了一些细微的流动现象和几何形状复杂区域的流动结构;
    通过对轴流压气机转子流场的数值研究和直列压气机叶栅流场的实验研究,他得出了间隙涡的变化规律;
    通过对离心压气机流场的数值研究和理论分析,他首次得出心压气机流道内二次涡量随叶片几何和流动参数变化的规律。 

    1996年康顺成为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流体力学系资深科学家,潜心研究风力透平二维和三维绕流、轴流和离心叶轮机械内的三维定常及非定常流动。 

    拳拳报国心 

    留比十多年,经过自己的不懈努力,康顺在国外学术界赢得了一定的声望、荣誉和地位,他却萌生了回国干一番事业的念头。其实,从祖国改革开放之后,康顺一直有这个想法,他在耐心等待着时机和条件的成熟。 

    谈到这些,康顺语气凝重:“我在做了一段时期的学术理论研究以后,心里一直有个愿望,想在发表论文之外,做一个实在的产品出来,能把自己这么多年来学到和研究到的知识应用于实践,从而体现知识的力量和自我的价值。从1994年以后我就经常回国,在中比之间进行跨国科研交流。我出国的第一天就想有朝一日要回国,为人民做事,为祖国富强奋斗才是我最终的目标。” 

    比利时优越的工作、生活条件,并没有成为他学成归来、报效祖国计划的阻碍。但是家庭的温馨亲情又实在难以割舍,身边的朋友也说过如果继续在比利时做学问,他一定能在学术上更加有所成就。经过艰难的权衡和抉择,康顺拿定了回国的主意。他拿到比利时国籍,解除了妻子工作、女儿上学的后顾之忧。当天晚上,他彻夜未眠,在心里默默唱了一整夜那首家喻户晓的歌――《我的中国心》。没过多久,他毅然将妻女留在国外,独自回国奋斗。 

    既有报国之心,又有创业之志的康顺在中关村找到了施展才能的舞台。早在1997-2000年,康顺就入选中科院“百人计划”,在中国科学院工程热物理所担当博士生导师。2002年夏天,康顺所带的博士生全部毕业后,他着手创办了尤迈克(北京)流体工程技术有限公司。 

    2004年2月15日康顺正式辞去了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的工作,与华北电力大学签了工作的合同,正式就任该校能源与动力工程学院流体工程与流体机械研究所所长。2008年1月,康顺还担任了华北电力大学风能研究中心主任,从事风能利用的学术科研工作。 

    康顺向记者谈到了华北电力大学做风电项目所具备的条件:“发展风电项目,我们学校既有优势又有劣势。过去做火电项目时,培养学生主要是朝运营方向发展,而不是做设计。现在我们培养学生的思路就不仅是运营,还要做设计、研发,形成体系。只有科研做得深入,教学质量才能提高。风电项目是个庞大的体系,我们学校的相关专业、师资都具备,特别是在空气动力学、风力机机械设计、风力机控制、风力发电机等方面都有优秀的科研队伍,又是电力行业的院校,这些都是我们的优势。既有科研基础,又有行业优势,加上学校大力整合优势资源全力投入到可再生能源这一领域,相信经过几年的发展,会成为学校的一个亮点。” 

    当记者请教关于“风力发电的成本问题一直制约风电的推广,如何降低其成本?”的问题时,康顺也发表了自己的见解。“降低风电成本是我们去年申报‘973工程’所考虑的重要问题,随着我国对自主知识产权的掌握,工艺技术的进步和提高,技工的队伍成熟和壮大,以及设计技术日益精确,相信风电成本的降低是一个必然趋势。由于还有许多因素要考虑,具体下降的幅度还不能预计。”  

    回国几年来,和家人远隔千山万水,生活上的种种不便和困难,康顺只能独自克服。他每年利用学校的寒暑假回去和亲人团聚,而日常的交流、问候只有通过每周末相约在网络上来传达。现在的康顺,一心扑在事业上,心态乐观而豁达。他用朴实的言语诠释自己成功的方法:“首先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好,生活上凡事都要想开点,最后待人要坦诚。”期待着康顺教授的事业扶摇直上、大展宏图! 

本文由http://rvtlantiagingfacts.com/kxyj/2424.html原创,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

一等奖(7)   复试(4)   来自(2)

下一篇:创先争优活动工作简报第十期上一篇:校长王树国会见英国中央兰开夏大学校长

  • 平台地址:注册江省哈尔滨市中福网彩票app邀请码
  • 快三:0451-88028000  官网:0451-57678811
  • 技术平台:黑龙江时时彩  中福网彩票app邀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