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福网彩票app邀请码

学校隆重举行现代工程技术实验教学楼开工奠基仪式
首页 > 校情总览 发布时间:2019-10-18 19:52:52
    主持人:访谈时间11月6日10:30―11:30
    主持人:林海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上午好!非常高兴各位网友准时光临网易新闻直播室,我是主持人林海。今天是“嫦娥”英雄谱系列访谈第三期,我们今天非常荣幸地邀请到“嫦娥一号”卫星定向天线主任设计师孙大媛作客网易新闻中心,以及她的助手主管设计师战榆莉。
    主持人:与“嫦娥一号”定向天线主任设计师面对面的机会非常难得,各位网友如果有问题,可以把你们的问题发到泡泡聊天室以及页面聊天室,如果你的问题够尖锐、够有深度,那么将有机会获得嘉宾的解答,我们先了解一下她们的工作,我们对你们所有的工作都是媒体的解读。我和网友一样,都对你们的工作感到很神秘,因为离我们很远,你们能不能用通俗易懂的方式给我们这些科技盲做一个科普工作,告诉我们你们的工作是做什么的。
    孙大媛:通俗一点,我们的工作实际上就是研制一种新型的天线,天线的主要作用就是建立一个无线通道,相当于把所需要的信息通过天线发到地面的接收站上。
    主持人:这个天线是不是一直都在工作?只要火箭和卫星一分离就开始工作了,一直到它的寿命结束?
    孙大媛:对,先上天是分两种形式,一种是测控天线,上天之后就一直在工作状态,负责传送和地面之间建立相互的通信,把有些信号传上来,有些信号传下去。
    主持人:刚才一直在介绍您,战小姐怎么称呼?
    战榆莉:叫榆莉就可以。
    主持人:还是叫您战榆莉吧。您负责什么项目?
     战榆莉:我负责双轴驱动部分,机械那部分,刚才孙主任也说了,我们天线与别的型号不同的原因在于“嫦娥一号”离地球非常远,如果我们继续用全项天线的话可以想象一下需要很大的覆盖面积,全项天线就是全空间覆盖的这种,它可以向宇宙空间发布所有的信息,如果继续用全项天线的话,这个天线得做得非常大。
    主持人:要做多大?
    战榆莉:这可能不是尺寸上的,而是增义上的,内部设计上的,所以为什么要定向天线,这样从月球卫星上直接定点向地球发射,这个定向天线分系统相当于多出来的分系统,也是因为“嫦娥一号”特殊的背景。
    战榆莉:还有一个特殊原因,我们要拍摄照片,用三维图像传送过来,你们搞网络的可能也比较清楚,它的数据量是很大的,如果圆全向天线,它的通道比较窄。
    孙大媛:主要是全向天线是增义天线,它的马速率比较低。
    主持人:据我所知好象在媒体报道中也有涉及这个天线国内原来是没有先例的?
    孙大媛:应该说“嫦娥”是第一次使用这么复杂的天线。
    主持人:以前国内所有的卫星都没有用过,也没有传输过这么远。
    孙大媛:以往的天线基本都是固定形式。
    孙大媛:因为以前的卫星都是地球卫星,卫星相对于地球都有一个固定的面,天线一般都是安装在固定的面上,和地球之间的通信就不需要天线本身来转动。
    主持人:我回答几个网友的问题,各位网友,如果你现在还没有看到访谈室里的文字,刷新一下就可以看到了。访谈正在进行,两位嘉宾正在说话,如果你们有问题现在就可以提出来了。
    主持人:很多网友说,大家鼓掌吧,谢谢二位为祖国作出的贡献。如果用更通俗的理解,定向天线可不可以理解成人的耳朵和嘴巴?
    孙大媛:可以。
    主持人:其实主要就是这个功能?
    孙大媛:是,可以这样理解。
    主持人:我们想知道,这个天线费电吗?
    主持人:是不是几个有效荷载里的,这个是最费电的?
    孙大媛:加这个天线有一个功率的问题,工作的时候有一个将近30瓦的功率要加在天线上,因为遥远嘛,所以要提高辐射功率,提高地面的接受强度。
     主持人:因为要不停地把信号传输回地球,相当于一年多的时间,不停地传输。
     孙大媛:对。
    主持人:其实这是一个挺困难的工作,好象让你们说得很简单了?
    孙大媛:其实最复杂的是在环月轨道定向天线工作的时候要实施地面测控站,这是由整星的系统完成的,需要复杂的计算。
    主持人:好象机器很容易在太空中出现问题是吗?
    战榆莉:对,特别困难的是它完全暴露于空间中,不在星内,是支出来的,大家可以在模型上看到。双轴驱动机构是要实时找到我们的地球,在空间来看,我们的地球就很小了,要找到它的话误差就要很小,精度控制范围很高,这是很困难的事情。
    主持人:要让它工作正常还要找准?
    战榆莉:对,这是比较困难的。
    主持人:说网友对你们的评价,说你们太好看了,比工作照漂亮多了,不过跟战榆莉说,麻烦你看看镜头吧,别老看主持人了,主持人不好看(笑)。
    主持人:我听说双轴驱动这一块好象在临发射前还出问题了?
    主持人:是天线出了一点问题吗?
    孙大媛:不是双轴驱动,我们天线一共有两个机构,一个是双轴驱动机构,它的主要驱动是跟着天线驱动地球的,还有一个是展开机构,建立定向天线在轨的展开状态,这是在24号那天,天线不是有一个展开吗,就是靠这个展开机构完成的。
    主持人:是在发射前出的小问题是吗?
    孙大媛:是上面的一个角度传感器,在发射之前前一个月,在基地时发现有一些问题,作了更换。
    主持人:你们当时用了多长时间把这个修改好的?
    孙大媛:不到两天。
    主持人:那时候心里是不是很紧张?
     孙大媛:当然了,是很紧张。
    主持人:你不能说话啊,平常你管她叫什么?
    战榆莉:就叫孙大媛。
    主持人:刚才我听你叫她孙主任设计师,我觉得很怪异,好象你也很怪异,当时你看她的表现是什么样的?
    战榆莉:她很着急,我们孙大人平常一着急就有一个特点,满脸通红,那时候就会看见她经常满脸通红,因为着急,因为在发射场的时间是非常有限的,出现任何一个小问题都要很多人解决它,当时出现问题以后说的是两天,但实际是48小时没有间断的,每天只睡3个小时,那段时间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还是投入了很大的精力,大家确实也很着急,当然问题解决之后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可算解决了,最后天线正常展开,我们心里一直绷着弦。
    主持人:别人都看着星,你们就看着天线。
    孙大媛:但是这个角度传感器并不是很关键的,它只是天线展开以后角度量的监视,并不是很关键。
    孙大媛:可能展开时大家会很紧张,没有角度信息,不知道展开到什么位置了,有没有到位,最终到位会有显示的。
    战榆莉:对,那段时间她还是很紧张。
    主持人:我们从其他组不停地探听你们的消息,说当时孙大媛显得非常镇静,没事儿人一样。
    战榆莉:可能她没有非常近距离地观察(笑),当然毕竟她是作为我们分系统的主任设计师,相当于我们的带头人,不可能在很广泛的情况下都表现出来那么紧张,我觉得可能是故做镇定(笑)。
    孙大媛:我觉得我们团队还是非常团结的,而且一般大家出了问题都是全力以赴,相对来说,有他们在后面支持,我还是比较放心。
    主持人:互相吹捧开始了(笑),开玩笑。
    主持人:我知道您是很早就进入“嫦娥一号”项目的?
    主持人:是这几个主任设计师里最早的吗?您好象是02年就进来?
     孙大媛:对,我差不多吧,因为中间可能有些系统有人员更换之类的。
    主持人:当年和您一批的队员还记得有谁吗?
    孙大媛:最早的就是孙总,但不是主任,他是副总师,饶伟也是,总体的主任设计师,其他分系统的,再就是我们分系统自己内部的孙晶她们都是最早开始参与这个型号的研制了。
    主持人:从时间来看就能觉出来天线是一个非常难的东西,因为你们比别人都要早走一步?
     孙大媛:因为最早时,02年时定向天线对于整个“嫦娥”卫星来说是一个关键技术,是一个比较全新的课题,所以大家投入精力也比较多、关注点也比较多。
    主持人: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战榆莉:我是04年进来的,要不怎么才混成主管设计师(笑),开玩笑。其实我们从双轴驱动机构研制开始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开始了,有一些预研,和先期开展的工作,当时研究时肯定没有想到是为“嫦娥一号”准备的,但是我们也做了一些预研的工作,正式立项之后把工作开展起来,还有主任设计师没有来,他把工作交给我,我是负责后续的工作,包括做实验,到发射场的工作是我来进行的。
    主持人:04年是比较正常的年份,大家都进了项目?
    孙大媛:开始正式立项了嘛。
    主持人:这两天做访谈,大家都说在04年进来的?
    孙大媛:对。
    主持人:回答一点儿网友的问题吧。亲爱的网友同志们,不要再夸她们漂亮了,说点儿别的吧(笑)。
    网友:怎么能够保证卫星完全受我们自己单位的遥控控制指令,而不受到其他干扰源的控制,被其他敌对势力所遥控?
    战榆莉:这可能更多还是测控的事情,遥控的。
    孙大媛:但可以通过一些特殊的编码方式。
    战榆莉:特殊的编码方式、特殊的波段,解调。
    主持人:反正我们是有这个技术手段的。有很多网友关心这个问题。
    主持人:现在视频流还是比较通畅的,如果点不开的话可以刷新一下屏幕,很多网友关心你们的大学专业,从前期了解,孙大媛这边的专业我找到了,通信工程专业,继续深造是电磁场与微波专业,您呢?
     战榆莉:我本科是机械设计和自动化,北航,我就是咱们五院培养的研究生。
    主持人:出来以后没参加别的工作?
    战榆莉:对,直接留在航天部门。
    主持人:这个问题回头再问你,先说这个,当年您是怎么选择这个专业的?因为在理科中,而且通信工程中男生好象会比较多,你们班男生多吗?
    孙大媛:还是男生多,因为航空大是属于工科院校,每个专业基本都是男生多,女生少。
    主持人:当时怎么会选择通信工程专业?
    主持人:谁对你的专业影响比较大?自己选的吗?
    孙大媛:应该还是我爸爸吧。
    主持人:您父亲是从事什么职业的?
    孙大媛:他是教师。
    主持人:您不是航天家族出身吗?这两天看了很多,一家子,几辈人都在做航天事业,你是吗?
    战榆莉:我不是。
    主持人:在专业选择时还好一点,比如通信工程可能让您有更多的职业选择,比如进入通信行业或者其他行业,您在进入航天领域前有过其他工作吗?还是一毕业就进入航天部门了?
    孙大媛:我是一毕业就进航天部门了。
    主持人:两位都是一毕业就进入航天部门,而且两位的环境比较封闭,总是在实验室,两位有没有考虑过自己的职业反应?有没有觉得干得烦?
    孙大媛:我觉得还是比较有兴趣。
    战榆莉:应该还是会。
    主持人:对职业的执着?
    孙大媛:因为我觉得干这个行业还是比较有成就感的,我们还是属于工程类,像我们俩一般都是有实际的东西可以做出来,通过自己设计研制出来一个产品,怎么说呢,感觉还是比较有东西可以见得着。
     主持人:做职业很有成就感。
    战榆莉:看着自己的设计,本来是头脑中的设想,最后做出来,然后跟着卫星一起发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主持人:所设计的天线跟着“嫦娥一号”升天是你们最重要的设计吗?
    主持人:投入团队有多少?
    孙大媛:十几个吧。
    孙大媛:孙晶副主任设计师,最早还有于国庆副主任设计师,一起做。
    主持人:女孩多还是男孩多?
    孙大媛:我们单位好象还是男孩多。
    主持人:做这个工作的还是男孩多,但听说你们“嫦娥”团队里的女“嫦娥”也不少,他们经常会说女的也很多。做机械问题,双轴会遇到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有没有遇到过很难的问题?
    战榆莉:我们这个东西就是怕卡死,转动部分的固定作用,把转的东西固定在卫星上,轴成嘛。
    战榆莉:有个间隙,这个间隙如果不合理,由于我们暴露在空间中,如果各方面有些不合适,这个东西一旦卡死就失效了,相当于我们的任务就失败了,我们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热控系统也给我们提供了很多帮助,对天线进行了很好的保护,虽然刚才说是全新的东西,但还是继承了很多老同志的思想,像我们单位的高老师、马主任对我们帮助都很大,继承了他们很多年积累的经验,在这个基础上做东西是非常细心的,在天上不会有问题,非常自由地回转,准确地指向。
    主持人:到现在为止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吧?
    战榆莉:说实话我们双轴天线还没有正式开始工作。
     主持人:是不是要进入入月轨道以后?
    孙大媛:两个小时,127分钟。
     主持人:要再过一天,今天是第二次减速?
    孙大媛:到明天应该就进入两个小时的环月轨道了,定向天线主要作用有两个,一个是测控下线要通过定向天线来传,还有一个是一些图像,科学数据要通过定向天线来传。
     主持人:如果一旦出现问题那就坏了,有东西也传不回来,在这块对你们要求也很高。
    战榆莉:对,它会指歪,跟不上地球了。
    主持人:不是跑两步移一个地方,一下移到太空了。有很多网友提问,再问两个。
    网友:这些天线以后民用能用吗?
     孙大媛:应该可以吧。
    主持人:其实这个问题在很多访谈中都会看到,尤其是这两天的访谈,很多网友都在关心你们研制高科技的产品,耗费了很多时间来做,现在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能不能转为民用,尤其是天线。
    孙大媛:其实天线从它本身的性能来说和地面用的天线没有什么区别,但因为它的工作是要暴露在星外,所以设计的过程要考虑环境的影响,在选材和设计过程中就要考虑环境可能对它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但地面天线就没有这些考虑了。
     主持人:不能说恒温,也差不了太多。
    孙大媛:对,而且一般空间内的温差是比较大的。一般空间对定向天线来说高温到几十度,低温就要到最低零下一百七十度,地面天线没有经历这么极端的高低温,所以地面设计天线不用考虑这么多问题。
     主持人:简化很多步骤。
    孙大媛:所以定向天线成本比地面高很多。
    主持人:这个很贵吗?
    孙大媛:当然了,我们这个定向天线投入很多很多钱。
    网友:一张月球图片一般数据量有多大?
     孙大媛:这个我们就不清楚了,是有效载荷那边的。
    孙大媛:我们只是负责把这些量传出去,具体的我们不是很清楚。
    主持人:因为我们的网友各行各业都有,藏龙卧虎。
    战榆莉:要稍微说一下,我们采用的是固体润滑,有一个润滑膜,虽然寿命是一年,但它的转动次数不是特别多,每天只需要摆动两圈,摆动两个回合。
    孙大媛:现在好象不是了,现在是不停地摆动。
    战榆莉:它的转动不是特别多,所以采用这种相对来说更可靠,固体润滑的方式。
     主持人:问一个问题,现在孙大媛的脸色是属于微红还是正常?
    战榆莉:还属于微红(笑)。刚才我说的没错吧(笑),她一旦紧张就开始红了。
    主持人:读一段媒体对孙大媛的报道,孙大媛,人如其名,柔中带刚,娴静而不失大气,不擅长言词的她心中蕴藏着对星空真诚的眷恋,大爱无言。这里面读到几点,最多的一点就是“不擅言词”,您需要带领一个团队,如果您不擅言词,怎么跟下属沟通呢?
     孙大媛:这不见得要说很多话吧(笑)。
    主持人:平常她跟你说话多吗?
    孙大媛:主要都很聪明(笑)。
    主持人:是借调过来完成项目,然后之后各分东西吗?
    孙大媛:我们总体部内部还分单位,负责热控的、结构设计的,像我是专门负责天线设计的。
    主持人:我想听听大媛怎么评价自己的性格?
    孙大媛:我?我还是属于比较内向吧,一般给大家布置任务还属于比较客气那种吧(笑)。
    主持人:是比较客气吗?
    战榆莉:是很客气,很亲切的那种。
    孙大媛:因为我们是团队,好多工作不是我自己就能完成的,是需要大家共同努力来完成的。
    战榆莉:不像一般的设计师,有的时候可能有一种下达命令的口气,孙大媛从来都不是,都是一种商量的口气。
    主持人:比如你说发命令的设计师是谁?
    战榆莉:(笑)这个不能随便透露,会被人拍的(笑)。
    主持人:在我们了解的情况下,您是一个非常谦虚、非常内向的人,有媒体记者想采访您,最后找到了叶总,叶总一个劲儿夸你,媒体记者怀着极大的兴趣去找您了,才刚刚见到您,您就非常谦虚地说“不行,我什么都不懂”。有这么回事吗?
    孙大媛:好象没有那么严重(笑),可能有些问题我确实回答不上来吧。
    主持人:非常非常谦虚,而且我们从内部资料找到的是这样,其实您内心还是挺着急的,但是外表显得比较冷静?
    孙大媛:都说我是比较低调,我也不太知道。
    战榆莉:比较低调,一个比较时髦的词就是这样,其实技术能力还是比较强的,我们从工作中也能感觉得到,技术方面有很多东西,她自己清楚,如果我们问到她,她会说得很清楚,平时确实可能是一个不擅言词的人,很少愿意表达自己,就像您说的,有媒体采访时……她就是这种默默无闻,喜欢往后缩的人,就是很谦虚,觉得自己没做什么,要往后退的感觉,我觉得这确实是美德。
    主持人:有的网友也在说,很多媒体报道你们的工作加班加点,网友说,其实你们也是在干着一份工作,为了干一份工作而加班是很正常的,但每一份工作所带来的结果是不一样的,你们所带来的结果是我们的“嫦娥”升天了,让我们民族提气的一活儿,所以我们应该为你们鼓掌。
    主持人:现在马上就有网友鼓掌了,谢谢你们。
    主持人:你们平常都管她叫“知心大姐”?很多人都愿意在私下里和她讨论生活的问题,情感的问题?
    战榆莉:多少还有一些,因为是比较亲切的人,不是特别尖锐的人,如果我们想跟她谈什么,她会站在你身边安慰你,所以我们平时也愿意跟她聊一些,我们有时候也说孙老师也一个小女儿,有时候也跟她讨论一些她孩子的事情,反正挺喜欢跟她聊天的。
    主持人:您喜欢她们跟您聊天吗?聊什么问题呀?
    孙大媛:反正就是聊聊生活,因为有时候我们的工作需要在旁边等好长时间,做实验什么的,需要在旁边监视数据什么的,有时候就聊一聊,因为等待的时间也比较寂寞。
    战榆莉:是这样,毕竟我们是由很多分系统组成的,要做什么工作经常是有这样的情况,别的分系统在忙的时候我们要在旁边待命,待命的时候又不能离开,这种空隙经常会聊一些生活上的事情。
    主持人:人缘儿很好。
     战榆莉:这个人看性格也可以看出来,是比较随和的人,所以大家都愿意交朋友。
     主持人:是什么问题都往您这儿扔吗?
    主持人:还是回到工作上吧,看您谈生活好象很紧张。天线问题在前期论证时一定会想到是一个很困难的事情,因为前面没人做过,当时为什么选择您来做这个分系统呢?
    孙大媛:主要还是上面领导对我们的信任吧,也没有说特别是因为什么原因。
    主持人:在国内和您同样重量级能够研制这样天线的人有多少?
    孙大媛:我想只要承担这个任务应该都能做吧,这并不是一个什么……
    主持人:您实在太谦虚了。
    战榆莉:我来解释一下,其实我们航天实际上可能科技含量并不是特别尖端,但需要高可靠性和稳定性,因为发上去之后没有任何可以维修的机会,发上去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所以就需要找一个相对来说比较稳定踏实的人来做系统工作,正好比较适合孙大媛。
    主持人:升上去之后所有东西都不能修,有的东西有备份。
    战榆莉:我们没有备份,所以更需要可靠和稳定。
    主持人:有没有考虑做两个天线?
    战榆莉:总体那边可能不太允许。
    孙大媛:因为首先安装空间是有限的,不可能让你再装一个。
    主持人:这个问题以后如果能解决的话也会很好,最起码不会让你们这么担心了。
    战榆莉:是啊,稍微能踏实一点。
    主持人:刚才谈到孩子,您孩子现在多大了?
    孙大媛:七岁了。
    主持人:现在谁在带?
    孙大媛:爷爷奶奶。
    主持人:吉林那边吗?
    孙大媛:没有,在北京,已经上学了。
    主持人:您的工作非常繁忙,前期和你们的工作人员沟通时,说你们有时候一入场,一做实验几个月就不能回家了,在那个地方待着,那种情况下,您觉没觉得陪伴孩子的时间很少?
    孙大媛:对,是,是有这个问题。
    主持人:等您孩子长大了,您认为您的孩子会怎么评价他的母亲?
    孙大媛:(笑)还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主持人:他会不会觉得小时候您陪他太少了?
    孙大媛:也不见得吧,像我们这次进场去了将近两个多月,七十多天,但我们并不是时时刻刻都那么繁忙,总是有闲下来的时候,还是有时间陪他。
    主持人:这儿有两个问题。
    网友:你们上班是八小时还是十几个小时?除了上班,平常喜欢做些什么?
    主持人:孙老师先来。
     孙大媛:像我如果有空还是喜欢运动一下,打打羽毛球之类的,或者出去逛街。
    主持人:逛街是一项体育运动(笑)。
    主持人:你们一般上班是八小时还是十几个小时制?有固定点吗?
    战榆莉:按正常是八个小时,但经常加班。
    主持人:有多长时间能按照八小时工作制工作的?
    孙大媛:最忙的时候刚一立项04年的时候,好象没有一天是正常下班的,几乎一年。
    主持人:那个加班的任务是叶总下达的?
    孙大媛:因为活儿没干完怎么可能回家呢?
    孙大媛:在04年时不是出样阶段吗?研制任务量特别大,很多实验,我们团队经常加班加点,有时候晚上做实验要做到半夜。
    主持人:孙大媛没有向领导申请一下,我们的部下都在加班,你必须给加班费。
    孙大媛:偶尔吧,很少(笑)。
    主持人:刚才孙大媛说到平常喜欢打打球,逛街,你喜欢干什么?
    战榆莉:我兴趣广泛(笑),什么都愿意玩。
    网友:怎么才能进入到你们的航空队伍中?
    孙大媛:首先是要学相关的专业,要专业对口。
    主持人:网友的问题后半句我没问,他问的问题是,博士后毕业生你们还招吗?对学历有多大的要求?
    孙大媛:现在招的基本都是研究生以上吧。
    战榆莉:还是根据各个部门的需要,比如我们部门就需要测试人员,测试人员相对来说就可以招本科或者研究生以下的就可以了。如果我们需要设计人员,到我们这儿来就能接手工作的,可能对学历要求高一点,跟单位的具体需要有关系。
    主持人:这儿有一个网友问了一个专业的问题,请孙大媛回答。
    网友:“嫦娥一号”采用的是定向天线吗?在绕月过程中会不会又遥测信号中断的情况出现?
    主持人:这个不知道您能回答吗?
    网友:地面发射一个信号多久能到达“嫦娥一号”?
    孙大媛:这个也就延迟毫秒级的吧,应该很快。
    主持人:是毫秒级的,有网友答应3秒钟(笑)。
    孙大媛:具体没算过,应该是很快。
    主持人:在05年9月份孙泽州才提出“嫦娥”卫星可能会面对月蚀状况,当时提出来以后我看到媒体报道你们所有团队都很紧张,当时你们怎么面对这个问题的?
    孙大媛:因为问题既然提出来了,那肯定也要想办法。
    主持人:一开始没有想到?
    战榆莉:立项初期没有。
    孙大媛:新提了一个环境要求,那我们要补做大量的实验。
    主持人:月蚀对你们来说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孙大媛:当时对我们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双轴热控的问题,因为双轴暴露在外空间,对月蚀的时候就贴了一些加热片,转向的功率有限,加热片不能加热了。
    战榆莉:空间可能是零下一百多度。
    战榆莉:但我们是带着温度过去的,可能自己到不了那么低,但在一个非常冷的空间,没有任何加热措施,也没有太阳光的照射,温度会很低。
    孙大媛:实际就是不能进行主动控温了,不能加热了,所以温度一直在下降,当时温度设计的时候没有考虑月蚀问题,没有提出来,所以当时双轴热控还是属于以散热为主。
    网友:从02年开始您就参与了“嫦娥”的前期论证,在这个过程中有什么事情让您最难忘?
    孙大媛:那时候还是最初的,整个定向天线的构型设计吧,还是好多专业问题的协调是最难的。
    主持人:专业问题的协调是什么意思?
    孙大媛:因为整个定向天线比较复杂,涉及到机械、结构、射频,电的部分,还有热控的方面,一共四个方面的设计。最早我们各个团队,虽说是一个团队,但是各干各的专业,相互之间不是很了解,其实专业之间相互的协调沟通是最难的。
    主持人:您家的孩子有调皮的时候吗?您会打吗?
    孙大媛:很少。
    主持人:还是打过?
    孙大媛:(笑)对。
    主持人:您的团队成员如果遇到困难时一般会通过什么方式帮他们解决?
    孙大媛:通过什么方式?(笑)基本上我觉得还是通过大家的……
    战榆莉:一般是通过建议,如果相关部分出了问题,作为主管设计师就会在旁边给我们提一些建议,我们有时候也需要她帮我们协调一些事情,因为我们不是一个单位的,比如需要总体部的什么人配合一下都会找她,告诉她需要做什么样的实验,需要做什么样的工作,看能不能帮我们协调,她就会非常主动、非常好地帮我们做工作,这对我们相关部门的问题帮助很大。还给我们一些建议性的东西,比如这个是不是做一些实验验证它更好一点,我们自己考虑了也会采取她的建议。
    孙大媛:相对来说我是学射频部分的,天线的,对她们的专业不是很了解,只能说她们有什么困难可以通过我想办法、开会或者召集人员,请一些专家协调,主要是这样。
    主持人:有一个问题想问两位,你们有没有特别长的长假?
    孙大媛:长假?没有吧。
    主持人:年假?
    战榆莉:我们从来没有休过,我们五院现在说要有这个假,但我们的工作……
    孙大媛:基本上休的人特别少,现在要求是强制休假。
    主持人:强制休假是怎么回事?
    孙大媛:我们每年都有几天的工龄假,好象工作不满10年的是7天。
    主持人:两位都没满10年吗?    
    孙大媛:五院领导也都觉得大家工作很辛苦,还是希望大家抽出时间调整调整,休个假,所以有个强制休假的计划。
    主持人:必须去休假。
     孙大媛:每个月都要上报休假计划,要求每个人都要休。
    主持人:和一般的单位不一样,我们一般都是提交申请,求着领导,看这天休假行不行,你们不是,你们的领导给你们定好,这天不许来上班啊,如果胆敢出现在五院或研究室……    
     孙大媛:因为不光是我们几个人,好象室里每个人都很繁忙,工作量都很大。
    主持人:你给他们定下休假计划了吗?
    孙大媛:没有,这不需要我来定(笑)。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大媛您知不知道有很多人称您是院里很出名的美女?
     孙大媛:不知道。
    主持人:您在乎他们这么评论吗?
     孙大媛:有什么可美的?没觉得,有多美丽(笑)。

本文由http://rvtlantiagingfacts.com/xqzl/38.html原创,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

锦标(1)   产品质量(1)   生态(3)

下一篇: 讲述我校研究生支教团首届西藏服务队的故事――他们的青春因无悔而美丽上一篇:驶入国际合作的“快车道”――我校国际合作工作扫描

  • 平台地址:注册江省哈尔滨市中福网彩票app邀请码
  • 快三:0451-88028000  官网:0451-57678811
  • 技术平台:黑龙江时时彩  中福网彩票app邀请码